跳台滑雪  单板滑雪  速度滑冰  花样滑冰  自由式滑雪  冰球  越野滑雪  冰壶

透过记忆话精彩 收获美好再出发

——记者眼中的十三冬
发布时间: 2016-02-02 来源: 新疆日报 责任编辑: 马小琴

  新疆日报讯(记者井波 赵春华 杨舒涵 邹懿 晁瑾报道)

  欢笑泪水遗憾

  披星戴月、马不停蹄,是我这一年多十三冬采访工作的常态。

  当十三冬圣火熄灭、比赛全部结束的那天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对于许多人来说,十三冬只是一次简短的采访工作,但对于我来说,已经不只是采访一个体育运动会这么简单。它是我投入工作时间最长,花费精力最多的一次采访。

  当我回忆十三冬的感受时,姑且用欢笑、泪水、遗憾对我一年多的十三冬采访做一个总结。

  欢笑。以2014年10月底在北京召开十三冬新闻发布会为起点,我的十三冬工作正式启动。第一个前往十三冬天山天池国际滑雪场采访的自治区媒体,首发十三冬场馆探营稿件,十三冬测试赛,十三冬倒计时一周年、200天、100天、50天、30天,十三冬的大事小情,我均参与其中。

  这期间,有参与十三冬测试赛时分享比赛画面的快乐;有我们的报道被国家体育总局和自治区体育局认可的快乐;十三冬让我有了一份沉甸甸的收获,让我在欢笑中分享十三冬的喜悦。

  泪水。1月24日,当热汗拜·塔拉布汗、朱佳璠、达斯吐尔·吐尔松汗在速滑男子团体追逐项目夺冠后,那一刻,我的泪水也在眼眶中。

  速滑队员我接触得比较多,当速滑项目开始的第一天,我就提前做好功课,与同事为夺金进行了一系列稿件准备。然而,结果却出乎意料。寄予厚望的青年男子5000米、男子5000米两个项目,队员因心理压力的影响,发挥失常,煮熟的鸭子飞了。

  好事多磨。当大家把唯一的希望放在男子团体项目时,23日比赛,新疆小伙顶住压力,最终站到最高领奖台。夺冠那一刻,许多在现场的记者都流下眼泪,我也不例外,眼眶被泪水湿润。

  十三冬的回忆里,要说没有遗憾那是假话。

  遗憾之一,报道准备的不够充分。虽然我是跑体育口的记者,但在专业程度有很大欠缺。尤其是此次十三冬报道,对各项目的准备还是不够充分,部分项目不精不专。

  遗憾之二,我所看到的比赛项目都是“支离破碎”。人民日报一位跑体育的记者开玩笑地说,别人很羡慕我们跑体育的记者,什么赛事都能到现场观看,但谁知道我们看到的比赛全是破碎的、不完整的,还不如在电视机前看得舒服。

  遗憾之三,没时间去观看精彩的雪上项目比赛。由于承担着报道任务,我只能专注地盯在速滑项目上。速滑项目一完,又投入到闭幕式报道中,对于雪上项目的比赛,我只能忍痛割爱。我想这种遗憾只能放在新疆以后举办雪上项目比赛时才能弥补,而且我相信这个遗憾今后一定能够弥补。

  欢笑、泪水、遗憾是我的十三冬记忆,这记忆会留存在我的脑海深处,并不时泛起微澜;这记忆也会在我的记者生涯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让我不停回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