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台滑雪  单板滑雪  速度滑冰  花样滑冰  自由式滑雪  冰球  越野滑雪  冰壶

中国花样滑冰北京冬奥会期待续写辉煌

发布时间: 2016-01-30 来源: 新华社 责任编辑: 林庆霞

    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29日体育专电 题:中国花样滑冰北京冬奥会期待续写辉煌

    新华社记者李嘉 周凯 张晓龙

    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29日结束了花样滑冰项目最后三枚金牌的角逐,双人滑的隋文静/韩聪带伤上演了捻转4周,金博洋更是尝试了难度世界第一的勾手4周跳,比赛水平达到了世界级。

    有中国“花滑教父”之称的中国队总教练姚滨说:“在亚高原环境下,队员发挥得都不错,特别是金博洋、李子君这些孩子们。但是我说他们发挥了上限,但还不是上上限,上上限得是申雪/赵宏博打冬奥会那样,每一个动作都完成得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花样滑冰一直是中国队的优势项目之一,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,中国队夺得了1金1银和1个第五名,申雪/赵宏博以金牌终酬壮志。但是在两年前的索契,俄罗斯双人滑全面反击,两届世锦赛冠军庞清/佟健和当时搭档不久的彭程/张昊第四名和第八名的成绩显得黯淡许多。

    在两年后的平昌冬奥会和中国队最看重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,隋文静/韩聪无疑面临着扛起中国双人滑大梁的重任,金博洋、闫涵、李子君等小将也被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“我是很乐观。”曾率领申雪/赵宏博、庞清/佟健、张丹/张昊参加了5届冬奥会的姚滨说。“双人滑衔接得非常好,年龄小的孩子们这次表现也很好,这批孩子是6年后的中坚力量,像青年组女单冠军李香凝,跳跃难度已经很不错了,6年后是什么样不可想象。我对前景很乐观。”

    双人滑主教练赵宏博说:“我们会全力以赴为平昌做准备,最终目标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。当然还有一些困难要克服,隋文静的脚伤可能需要手术。”

    20岁的隋文静和23岁的韩聪近年来连获佳绩,作为2015年花滑世锦赛亚军,两人无论是动作难度还是艺术表现力都很不错,唯一令人担心的是隋文静的脚伤。索契冬奥会两人就因伤病未能入选,去年底又因伤错过了花滑大奖赛总决赛。

    赵宏博对这对徒弟很有信心:“隋文静和韩聪的技术难度已经达到了世界顶级水平,在训练中经常完成“双四”(抛跳4周和捻转4周)。我一定会让他们超过我和申雪。”

    在全冬会上,隋文静带着肿胀的一双脚踝,和搭档完成了捻转4周,无悬念夺得了双人滑金牌。王雪涵/王磊获得亚军。

    姚滨说:“双人滑每一对特点都不同。韩聪/隋文静技术实力强,但身材和伤病是弱点。王雪涵这对难度是短板,只能在动作编排和表演上多下功夫。张昊目前有伤病,但他自己有想法,想坚持到2022年。”

    姚滨表示,展望2022年,中国队最需要努力的是在动作难度上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6年以后双人滑没有两个4周跳是不行的,捻4抛4没有,6年以后根本别上场。”他说。“有一个事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,三周和四周是没法比的。6年以后不可能用现在的难度。在表演方面,随着孩子们年龄增长,理解力的加强,到时候都能解决。最难解决的就是难度。”

    全冬会的花滑比赛鼓励选手使用高难度,特意为四周跳等动作设立了加分。

    在2015年花滑大奖赛中国杯才上演了成年组首秀的金博洋以超难动作闻名,他在全冬会的短节目中完成了世界最高难度的勾手四周跳,在当日自由滑中更是挑战了4个四周跳,动作虽有瑕疵,但整体流畅。

    中国男子单人滑在冬奥会上的最好成绩是闫涵在索契冬奥会的第7名,18岁的金博洋极有希望刷新这个成绩。他自己的目标也是“成为中国男子单人滑第一个站在奥运奖台上的人”。

    虽然难度大,但从表现力、动作的衔接以及步伐的流畅性来看,金博洋和羽生结弦、费尔南德兹这样的世界顶级选手相比还有差距。

    姚滨表示,金博洋最可能出成绩的时候应该是2022年,“现在就他的名次和表演来说还有一定难度。因为花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多年媳妇熬成婆,成名以后你一出场就有那个分。金博洋在6年以后滑得肯定比现在更好。”

    已经参加过多次世界大赛的闫涵和李子君在全冬会上表现稳健,闫涵获得男单亚军,李子君则无悬念夺得女单冠军。

    在国际赛场上,中国女单一直难以取得突破,尤其近年来俄罗斯女将实力超群,美国和日本也有新人强势涌现,中国队要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佳绩阻力重重。

    另一个困难较大的项目是冰舞,在2015年花滑世锦赛上,冰舞前十名组合全部来自欧美,其中俄罗斯和美国占据了六个席位,其统治地位坚不可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