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台滑雪  单板滑雪  速度滑冰  花样滑冰  自由式滑雪  冰球  越野滑雪  冰壶

在人类滑雪起源地教滑冰的人--记冬运会冠军启蒙教练

发布时间: 2016-01-27 来源: 新华社 责任编辑: 何珊

  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26日体育专电(记者张晓龙、林德韧、汪涌)新疆阿勒泰地区有“人类滑雪起源地”之称,滑雪历史悠远,但巴特却热爱滑冰,还拉扯出一队年轻人。冬运会的速度滑冰比赛是至今离他最近的最高级别比赛,为此他从600公里之外的富蕴县赶到乌鲁木齐郊区的冰上运动中心。

  1月25日是速滑项目的最后一个比赛日,巴特坐在看台上,紧盯着赛道和场边的大屏,他曾经的徒弟热汗拜马上就要出场。

  这是男子10000米较量,一声枪响,热汗拜蹬出起点。巴特从观众席跑到了赛道旁,他时而大声呼喊,时而双手用力搓着脸,看上去比在赛道上的徒弟要紧张多了。大约14分钟后,分在最后一组的热汗拜比赛结束,最终成绩是第五名。

  “他的十三冬总算结束了”,巴特如释重负。对于10000米的名次,巴特认为可以接受,“这算不上他的长项,再加上多年训练也有些腰伤”。

  热汗拜来自阿勒泰,是本届冬运会上乌鲁木齐队队员。5000米是他的主项,也被视为东道主的冲金点之一。不过,在22日的该项目比赛中,热汗拜获得铜牌。两天后,憋着一股劲的热汗拜和队友们在男子团体追逐(8圈)比赛中赢得了一枚分量颇重的金牌。三名队员均为新疆籍、由新疆本地培养,而巴特正是热汗拜13岁开始学习速滑时的启蒙教练。

  2002年,巴特还只是富蕴县校园里的一名代课教练,凭着一腔热情组了一支速滑队,到2004年热汗拜入队时,同级的队员已经有30余人。

  “热汗拜不是身体条件最好的,但他是最能拼、最能坚持的。”巴特说,“热汗拜的足弓大概是多长出来一块儿骨头,训练时特别痛苦。当时的冰鞋要么特硬,要么特软,记得有一年春节我们没有休息,还在备战地区比赛,当时新进了一批鞋,非常硬,我们就把鞋放在炉子上面拷,把鞋烤软,趁着热热的时候让他去穿,这样鞋子就能定型了,那一个冬天为了他的脚也是折腾了好长时间。”

  在建起冰上运动中心之前,整个新疆没有一块室内冰场。数九隆冬,孩子们都只能在室外训练。更让巴特心酸的是,就算是条件简陋的室外冰场也“来之不易”。

  “室外浇冰太困难了,一晚上一晚上地,我们教练只能想各种土办法把冰浇好,在浇基础冰前,埂子(界墙)必须得打好,之后才能在里面慢慢浇。冰面一旦起包,就赶紧先铲掉,再拿雪堆上去,一点点浇水,等包平了才可以。冰场浇完了,我们得拿布子拖着走,把冰拖平,一个冰场全部浇完后,一般得等到我们不使用它时,才能达到最理想的标准,但那时天也开始慢慢变暖了,条件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滑了。”

  亲眼见到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冰上中心速度滑冰馆之后,巴特真是“眼馋”——富蕴县里的两块室外冰场浇好冰后,可使用的时间才不到两个月。巴特说:“今年我们县上浇冰场打经费报告时,我就给领导说,明年咱不浇冰场了,把浇冰的这两万块钱拿上,哪怕再加一万去冬运会速滑馆训练吧。”

  巴特所在的富蕴县全县人口只有10万左右,却走出了刘龑飞、热汗拜这样获得过全国冠军的速滑运动员和一批滑冰爱好者。巴特说:“阿勒泰的孩子不仅喜欢滑雪,也热爱滑冰,如果能有更多的伯乐来发现他们,更好的冰场为训练提供保障,我相信,从这儿会走出更多的刘龑飞和热汗拜。”